• <menuitem id="iesmi"></menuitem>

    1. <menuitem id="iesmi"><video id="iesmi"></video></menuitem>
    2. <code id="iesmi"></code>
      <menuitem id="iesmi"><video id="iesmi"></video></menuitem>

      <kbd id="iesmi"></kbd>
    3. 销售网络
      地址: 济南市济洛路泉星小区C3-501
      电话: 4000-789-561
      手机: 13256692580
      邮箱: xunleipco@163.com
      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人类大害---鼠害
      作者:siteadmin   来源于:

      在中国,鼠类自古以来是农民最怕最恨的动物。《诗经-国风-魏风-硕鼠》就已经表达出农民的这种情绪。请看原文: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 (女:同汝,你。)

      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爰:音园,哪里。)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

      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

      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听听农民在诗中所歌唱的苦难:大老鼠啊大老鼠,求求你们别吃掉我们的粮食!可是求了三年,也不饶我们!我们只好逃荒,却又找不到一块安身之处,真是苦不堪言啊! 

      毁田毁粮的鼠灾也是史不绝书,这里也就不用说了。 

      到了现代,更是成了媒体的大新闻。请看去年在湖南发生的一场大鼠灾的记实: 

      湖南省益阳市大通湖区镇马排村一夜间有近三分之一的作物遭到鼠害。524日以来,洞庭湖水位持续上涨,以洲滩为栖息地的东方田鼠大规模向陆地迁移,它们越过湖堤,像决堤的洪水,浩浩荡荡直奔农田。为从鼠口夺粮,全村800多人,除了上学的小孩,都上阵打老鼠。白天,老鼠躲在洞穴里,村民首先用脚猛踢鼠洞或者用水灌,老鼠从另一头蹦出来,守在洞口的人们,立刻用棍子把其打死,.老人跟在后面捡。四五把扫帚绑在一起,一下就能打死三四只。两天两夜,死鼠装了1000多袋,每袋有80斤左右。晚上灯光一照,老鼠就趴着不动,用笤帚顺着田埂挨个打,一片田能打上千只。到七月初,马排村的田里的早稻都被东方田鼠吃光了,留下了密密麻麻的鼠洞。东方田鼠繁殖极快,一窝有4-11仔,一年产2-4窝。68-10日,专家初步统计显示,未淹洲滩每亩平均有鼠4100只,在3.8平方公里湖州和20多平方公里树林、芦苇中至少藏鼠1.5亿只。类似的鼠害,分别在1983年、1986年、1996年、1998年也发生过。益阳市农业局统计,鼠害发生面积13.5万亩,危害的作物有水稻、棉花、玉米和瓜豆等,农民直接经济损失1200多万元,家家叫苦连天! 

      近十年来,湖区生态环境不断恶化,一方面蛇、猫头鹰、黄鼠狼等鼠类天敌日益减少,另一方面,田鼠生活的洲滩面积也大为缩小。7月初,大通湖区沿湖堤一线的杨树苗,根部被包了一层橡胶皮,以防田鼠啃咬。有识之士指出:只有最大限度地减少对自然生态的破坏,让鼠类天敌能够在这里栖息、繁衍,这才是最好的灭鼠方法 

      其他各地的鼠灾还多着呢!去年一年,在地方报纸上警报不断。诸如: 

      l       黑龙江省勃利县的一些林场出现鼠害,大片林木遭到老鼠的袭击。

      l       青海省退耕还林土地发生鼠害的面积共计160万亩。

      l       在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的高寒草甸、草场上的草皮遭鼠兔咬啮而枯死,导致草场的大面积沙化。

      l       内蒙古草原鼠害危害面积为1亿亩左右。锡林郭勒草原鼠害面积2375万亩,成灾面积1444万亩。

      l       新疆每年因鼠害危害草场20003000万亩。

      l       黄河源区草甸的鼠害导致草地退化致使湿地大面积消失,近一半的湖泊干涸。

      l       西双版纳发生鼠害面积9万亩。

      l       贵州都匀发生面积也是9万亩。

       

      可见鼠害在各地农区、林区、牧区无所不在。有一篇典型报道值得引用给网友们一读: 

      这是《新华网》发表的记者李云平、杨凌云的报道:祖祖辈辈都在阿巴嘎旗草原放牧的满兴宝一见到记者,就讲起了他们草原上遭遇鼠灾的情形。如今,在我们这里的大草原上,老鼠也吃羊。我家已经有十多只羊因受到老鼠的袭击而受伤。初夏5月,正是内蒙古草场返青、牛羊长膘之际,锡林郭勒盟东乌珠穆沁旗满都宝力格苏木的牧民们却为泛滥成灾的老鼠犯愁。牧民达宝力道家3000亩的草场大部分枯黄一片,到处是老鼠洞,被老鼠啃咬掉根子的牧草散落得到处都是。他十分担忧地告诉记者:草原上的鼠害一天比一天严重,如果再不抓紧时间治理,不久草原就变成沙漠了。’ 

      记者在前往白兴图嘎查采访的路上看到,本该返青的草场上并没有绿草,只是遍布着密密麻麻的鼠洞,许多被车辆压死的老鼠尸体散落在周围。活着的老鼠大约有二三寸长,在裸露的草地上到处乱窜、互相啃咬。据周围的牧民介绍,由于草被啃光了,老鼠只能同类相残。

      锡林郭勒盟草原工作站副站长石岩生向记者介绍说,今年锡林郭勒盟草原鼠害成灾面积2375万亩,严重成灾面积1444万亩,其中布氏田鼠严重成灾面积1200万亩,主要集中在阿巴嘎旗、东乌珠穆沁旗、锡林浩特市、苏尼特左旗等中蒙边界线南侧约100公里范围内。” 

      读了这篇报道,真所谓:伤心惨目,有如是耶?! 

      上述中外古今众多鼠疫、鼠灾事件是一堂堂生动的生态环保课。它告诉人们,动植物的多样性是生态平衡的基础。离开了生物的多样性,某一种动植物的爆发性繁殖就会给生态环境带来毁灭性的灾难。从生态学的角度来讲,引入各种鼠类天敌,就可以控制鼠害,保护农田、草原、林木等自然资源的持续为人所用。仅仅靠人力的扑杀和药物灭杀害兽,成本高,效果差,难以维持。  

      老鼠的天敌甚多,猫头鹰、黄鼠狼、狐狸、蛇等都以老鼠作为重要食物,这些天敌如遭到大量捕杀,跟随而来的必然是繁殖率极高的鼠类群体的疯狂扩张。 

      于是纵观历史,横察亚欧,追究自然之理,穷寻祸患之源。既叹大错之久铸,仍忧巨戾之常存。感叹之余,试作《人类大错》七律一首: 

      人类大错 

      狐奸枭醜古依然,蛇毒狼残世所嫌。

      除恶岂疑错铸海,遗踪却放祸成山。

      虽逢大疫临欧亚,仍祷昊天责罪愆。

      今日探明生态理,好从环境觅根源。

       

      刍言:一条蛇一年内钻进鼠洞吃掉的幼鼠起码有一百多。如果这条蛇被捕杀,存活的幼鼠成长繁殖起来就要吃掉一位农民一年所需的粮食。所以我在这里忠告全国爱吃蛇肉的人们:你们每吃一条蛇,等于吃掉一个穷人一年的口粮。试问你们在美餐之余,于心何忍?请别再当《诗经》中所说的硕鼠了吧!

      发布日期:1970-01-01
      ag旗舰乐橙